塵封的童年回憶

周末媽媽, 三舅舅, 與表妹回媽媽在西螺的娘家

而後表妹在臉書上寫下的一些文字喚醒我記憶深處 童年的那些回憶

家住台北 只在逢年過節時跟父母弟弟返回西螺 當時阿公還在水利會上班 也幸好水利會有提供一間位於鬥六的宿舍 否則西螺的阿公家還真睡不下大舅舅家五口 二舅舅 三舅舅家四口 還有我們家四口以及阿公阿嬤還有阿祖

小時候的我很會暈車 返鄉路途的車潮導致動輒四五的小時的車程對我來說簡直是地獄般的折磨
不過爸媽總是會帶很多零食糖果在車上吃 感覺小時候可以吃最多零食的機會不是回爺爺奶奶家就是在來往西螺的路途上
尤其是回程 阿公阿嬤總是會塞各式食品給我們吃 甘蔗 糖果 番薯 餅乾 麻糬 肉圓等等
(想到甘蔗我又想到很惡心的一件事 但還真的很惡心 所以還是不說的好)

對阿祖的印像不多 但她總是坐在那個角落抽著菸 望著窗外來來去去的各色人群
在我開始對她有記憶的時候她早已柱起拐杖
而我國小五年級的時候的農歷新年期間向這個世界永遠說了再見
聽說她走的十分安詳 是阿公推著輪椅帶著她在花園散步 點燃了最後一根菸後與世長辭
當時在鬥六過夜的我們一聽到消息立刻衝往西螺
年紀還小的我第一次經歷生離死別 盡管已經知道死亡意味著什麼 卻也只是茫然的看著媽媽抱著阿祖的遺體哭的像個孩子

小時候在西螺的農歷新年總是一大家族的團聚
充滿了童趣跟不同的民俗風情
現在很多玩具似乎都沒有再見到過了
那時候我們總是拿起一個很大的盒子 裡面有很多格子 要戳破後才知道裡面有什麼
也很愛玩塑膠泡泡 吹起後可以維持好一陣子不會破 破了之後的觸感也很有趣

那是個還沒禁止鞭炮的年代
甩炮 衝天炮 蝴蝶炮等等 族繁不及備載 我很膽小 總是很快就把炮甩出去
放衝天炮的時候也躲的很快 然後默默看著鞭炮升起又無聲的落下
晚上的時候會玩仙女棒 一閃一閃亮晶晶光是拿著就覺得好幸福 好開心

西螺的房子是老式的透天厝
引用我表妹在臉書的部分貼文 形容如下
“老厝的有趣之處在於迥異現代建築的格局,必經走廊處有個架高的房間,兩邊皆設窗人在裡面做甚麼都一覽無遺,拉門是偏向裝飾和擋蚊的符號   不過我最喜歡這間房間,位於一個中立、旁觀又透明可見的位置,看人來來去去,兩扇紗門吱喳著被推開,闔上”

表妹的文字讓我不禁讓我想起縈縈繞繞的蚊香香氣 以及膽子太小不敢去後花園的廁所上廁所 也因為年紀還小 所以角落總有個小小的夜壺的那些個晚上

如今的生活繁忙不已
過年的時候也變成阿公阿嬤上台北來家人們一同度過
在西螺跟鬥六的那些年趣已經一去不復返
而我 也已經11年沒在台灣過過新年了

鬥六的冰棒 綠色隧道 柚子 甜番薯 夜市的雞屁股 菜園 被貓咪偷吃掉的小鳥
西螺的鞭炮 姑婆給的零食 阿祖的拐杖跟雪白的頭發 二樓的老書籍 花園的釋迦樹

好多好多

盡管再回去同個地方也不再一樣了

2009年的時候回了西螺一趟
跟阿嬤跟媽媽去了提防散步
同樣布滿西瓜跟其他蔬菜田園 踏著夕陽凝望
但某些好時光 好味道 只能在回憶裡體會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